{站长验证代码}

外汇风险网外汇风险网

iphone trader express

iphone trader express


欧洲时段,现货黄金小幅上涨,一度创三周新低,现报1687.67美元/盎司,涨幅0.14%,美国3月ADP就业人数增加51.7万,增幅略不及预期的55万。


  ADP首席经济学家NelaRichardson表示3月份的劳动力市场数据有明显改善,报告显示这是自2020年9月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服务行业的就业增长明显超过了最近的月度平均水平,其中休闲和酒店行业的就业增长最为显著。


  AberdeenStandardInvestments的ETF主管SteveDunn表示,过去两个季度黄金都是很难投资的东西,但基本面的支撑还在。


  Dunn认为,近期市场对黄金的怀疑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在债券收益率继续走高的情况下,金价上行依然受到打压,但与此同时,债券市场的抛售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今年通胀上升不太可能引发加息明年轮值拥有FOMC投票权的梅斯特预计,美国的通胀将达到美联储的通胀目标,未来几个月通胀将“显著上升”,近期通胀率将升至2%以上,但将会回落。


  梅斯特还表示,不太担心通胀将会失控,保持低通胀的因素并没有在这次大流行中消失。


  梅斯特预计今年通胀上升不太可能引发加息,不认为今年预期的通胀上升是满足美联储政策利率前瞻性指引所需的那种可持续增长。


  在没有通胀压力或金融稳定风险的情况下,美联储不会对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指标做出反应。


  在缩减购债前,劳动参与率可能不会完全恢复到此前的水平。


  美联储用于控制短期利率的一项关键回购工具的需求飙升至四年多以来最高水平,因市场中的海量现金在寻找出路。


  纽约联储的数据显示,有48个参与者的美联储隔夜逆回购操作,货币市场基金等交易对手可以在该操作中向央行存入现金,规模达到3511亿美元,比周三增加570亿美元,并且是自2017年6月30日以来的最高水平。


  尽管该项工具的利率为0%,但本周需求仍在增加,因为大量的现金淹没了美元融资市场。


  除了央行购买资产和美国财政部现金余额减少导致资金进入银行体系外,政府所支持企业的每月本金和利息投资以及向州和地方政府拨付刺激资金也导致市场资金的供过于求。


  在现金充裕的情况下,从回购操作到国库券的短期证券收益率都处于零附近。


  美国财政部周四在四周内第三次以0%的中标收益率发行了400亿美元四周期国库券,而相同规模八周期国库券的中标收益率也只有0.05%。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 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


  化美联储对通胀的看法经历了“通胀下行可能性高于上行——核心消费价格上涨不明显——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通胀率相当低,资源使用也不充分——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潜在通胀预期相对低——通胀和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通胀压力继续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的渐进变化,且这种表态的变化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存在滞后性和低相关性:美联储始终在关注和探讨CPI(PCE)和核心CPI(PCE)的变化,而非与商品价格更为直接相关的短期PPI变化。


    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对于经济的讨论中,由供给因素引起的油价上升实际上阶段性被美联储视作一个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因为成本的抬升会对中下游构成成本端压力,从而抑制企业支出和经济扩张。


    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在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和风险评估层面,美联储也在考虑综合考虑经济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并且通胀被视为资源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一个指征,并不孤立于经济,因而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循了以下脉络:“经济疲软风险—通胀过低、通胀下行风险——物价稳定的风险趋于平衡——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大致相等”。


    综上,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美元指数并没有显著改变弱势;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最后,我们仍然强调,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带来美元指数反弹,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


  以2003-2006年为例,美联储加息周期都没有显著改变美元的弱势。


  美元指数是一个相对关系,对应的宏观情景可能在于,虽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是依据美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但是如果海外经济同样强劲甚至好于美国,则美元指数仍将回归弱势。